皇都国际娱乐赌博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皇都国际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情感 > 你从从前来

你从从前来

时间:2017-09-13 作者:未详 点击:

  你的七年
  
  纪茉最近有点抑郁。因为她频繁地做着一个梦。在梦里,纪茉对沈耀耀很认真地说了当年为何突然消失了,沈耀耀如当年那般看着她坏笑,听着她讲,不说话。最后,彼此以一个kissgoodbye来结束。
  
  每次醒后纪茉都怅然若失。一切应该从重遇沈耀耀算起。
  
  人们都说,人生是故事,故事就是人生。本来纪茉从来不相信所谓的戏剧,但事实真真切切地发生了。如果没有那场三天两夜的销售会,纪茉不会来到广州。如果没有心血来潮地想念拔丝地瓜的味道,纪茉不会回到大学后门那排低矮的小餐馆。那个午后寒蝉傲啼,小餐馆仍如多年前般闷热;纪茉只记得看着从邻桌走过来的男人,仿佛要热晕了;纪茉只记得他的坏笑,一如多年前。
  
  你倒真是消失了七年。
  
  你还记得我?我以为我这么低调的人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何况我消失了那么多年。
  
  七十年都记得。
  
  小餐馆的热浪如雾霭突然散去,两个人最后看着彼此的笑容,恍若隔世。
  
  回忆里的冰淇淋
  
  从广州回来后,纪茉忽然觉得她的人生有点被打乱了。沈耀耀似乎更容易出现在她身边的每一个细节里。
  
  新闻里说白云机场新近改造完成,纪茉会想起在旧机场关闭之前,2004年8月3日,曾经和沈耀耀去逛了一整天。报道说天气热人体应多补充蔬菜瓜果,纪茉会记起那天和沈耀耀各捧着半个西瓜站在路边吃,吃完就把西瓜皮往对方头上扣。电视剧里一对恋人爱得要生要死,纪茉会想起那天他们回校之前在路边手拉着手等车,沈耀耀在纪茉转过头的时候突然轻吻了她的额头。
  
  沈耀耀在阳光里的球场奔跑,白衣少年,似掠过光阴。累了的他躺在长凳上喘气,一抹影朝他靠近。睁开眼睛,看见一个短发女子俏皮地向他喷呼出的冬日的白气。一瞬,她把一个吃剩的薯片袋塞到他面前的草地上,飞快离开,留下懵然的他,被走过来的校工戳头痛骂。沈耀耀一边被校工敲着脑袋,一边看着她躲在足球门架旁张望的身影,那种春暖花开的感觉,可以被任何人理解为一见钟情。
  
  她叫纪茉。在沈耀耀眼中,她像冰淇淋一样冷,但也像冰淇淋一样甜,还像冰淇淋那样柔软。他们在雨天听音乐,在路边的电话亭里喝冰红茶,一起把书包扔进湖里,两人相视而笑,日子简单而快乐。
  
  大学时的记忆似乎活色生香起来。纪茉忽然觉得仿佛当年的小暧昧都化成一个个七彩的泡泡,萦绕在他与她之间的空气里,漂浮在她的心里。可是,当年你一步我一步,你进我退,我退你进,似跳一场圆舞,相对却从不曾牵手。只有一次例外,沈耀耀曾充当了纪茉一天的男友,一起去逛过一天白云机场。
  
  暧昧是午后黄昏的雾气,你可以把它发展成夜晚的幽深,也可以让它随着最后一抹余晖蒸发掉。很明显,纪茉与沈耀耀属于后者。
  
  2006年,纪茉回了柔山软水的Z城,湮灭于人群里;沈耀耀回了水秀山青的S城,披着光鲜的花环。
  
  苏醒的水杉林
  
  可是,暧昧本身就是一个花骨朵呀。它是沉睡了多年,可是你朝它微微呼气,它就一咯吱地慢慢撑开了每片花瓣。
  
  这个周末纪茉去了水杉林。水静木幽,很适合一个人的想念。微信的方便就是无处不在。
  
  她发了一张水杉的照片给沈耀耀,然后问,如果七年来一直保持着联系,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沈耀耀说,肯定会不一样,我会设想一个共同可以实现的将来,然后就顺其自然地过下去。
  
  沈耀耀说,我还记得我们一起去看白云机场,当了一天的情侣,还吃了路边的西瓜。那天你穿什么我都还记得。
  
  纪茉说,其实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不好。各自回到各自的地方,尘归尘,土归土,不必明日又天涯。我想,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沈耀耀发来一个笑脸,说,我们之间连纠葛都算不上,但是一直都很合拍,起码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基本上都在笑。有时我也期待你会想起来,嘿,当年那个不辞辛苦陪我逛机场的男人现在怎么样了。
  
  纪茉突然想哭。
  
  2004年如果不是纪茉网恋多年的男友忽然说他要结婚了,沈耀耀不会颇有义气地充当纪茉一天的情人,陪纪茉去飞机场缅怀这一段旧情。2005年如果不是沈耀耀的女友还没把他甩掉,纪茉就会成为沈耀耀的女朋友了。2006年如果不是匆匆毕业,如果不是纪茉忽然消失了,纪茉与沈耀耀的暧昧也许就会有个结局,或许你我就是一对互相倾轧互相取暖的贼公贼婆了。
  
  2006年沈耀耀曾对纪茉说,若你此生流离,你我便于古城相依。2006年的纪茉看着他依旧似笑非笑的小眼睛,扁扁嘴巴,抓一大把薯片塞进他嘴里。
  
  时间不待人。时间本身没有错,错的只是人。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不要回答,如果可以,我宁可你不知道我爱你。
  
  期许的模样
  
  在小餐馆重遇后的第七个月,沈耀耀突然出差来到Z城。
  
  赴约之前,纪茉拿着裙子看着镜中的自己,手有些微微颤抖。今晚可能会发生一些故事,纪茉心里似乎有些许期待,却又眉心淡锁。
  
  美酒交杯,灯影绰绰,一切前奏几乎可以忽略掉。沈耀耀突然走过来抱紧她,把嘴唇印在她的唇上。这一切突如其来,却又是顺其自然,或者说,顺理成章。
  
  纪茉看着他,眼泪一点一点冒出来。她说,我不知我在想什么,干什么。沈耀耀,我也许爱过你,也许很爱很爱,但我的人生已经不允许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当朝夕盼望的事终于出现在你面前,而那种感觉竟然不是你一直所想象的。就如沈耀耀当年未完成的吻,纪茉也许曾经思念,也曾经遗憾,也曾经想念。你是否会问自己,到底过去一直执著的是什么?是一个人,还是一种埋藏在心里的思念?你到底是被这种思念缠绕着,还是你自己根本不愿意自己放手,很想继续沉溺在这种感觉中,用它来麻醉自己?
  
  人生其实就像一个故事,有起承转合,怎样的情节,有多好看,都要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不到最后,会有什么样的结局,真的没有人知道。纪茉再一次深刻地体会到,青春里那些恣意过的情感如今已不复当年美好的模样,那份期许的心情变成了如今的落荒而逃。
  
  若你此生流离,你我便于古城相依
  
  2013年,午后阳光晴好,纪茉看着窗外,淡淡地想,如果七年来,我和沈耀耀始终保持着联系,你我会怎样爱一场,恨一场,留一堆关于笑的回忆呢?
  
  纪茉想,这也许不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爱情故事。因为我想我与沈耀耀不曾深深相爱过。不然,为什么就会像那些无聊的言情小说那样,没有战乱,没有天灾,却那么轻易就蹉跎掉一个人最美好的光景?而重逢,或许可以了却心中的某种遗憾,可是,一切已经不一样。
  
  2006年毕业那年,纪茉考公务员,一切似乎顺理成章之际,体检突然查出她携带着地贫基因。幸福是不能预期的,就如不幸也是不能预期的。纪茉忽然消失了。
  
  七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譬如:纪茉嫁了人,沈耀耀娶了妻。
  
  若你此生流离,你我便于古城相依。可我们都踏实地安稳着,所有的回忆以及遗憾,都是昨夜一杯过期的茶。从来不曾得到,便也从来不曾失去。再见,沈耀耀,或者,此生不再见。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