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都国际娱乐赌博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皇都国际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万叶集 > 我们心理的“暗物质”

我们心理的“暗物质”

时间:2014-08-08 作者:未详 点击:

  我们软弱又自恋,我们仇恨又好斗,我们多疑、刻薄又冷漠,我们幸灾乐祸、心不在焉,又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我们一切热衷的行为都是病。
  
  自拍病
  
  高举手机45°,大饼脸也能变成锥子脸。善用剪刀手和嘟嘟嘴,师奶也可以是“90后”。这是一个连奥斯卡群星和美国总统都要大秀自拍照的世界。无论在现实中多么灰头土脸,自拍让我们在社交网络上带着主角的光环。未来某一天,我们的遗像将是一张磨皮美白的自拍照,每个吊唁者都要忍不住点赞。
  
  低头病
  
  触屏时代治好了我们的拇指病,却又让我们沦为低头族:我们总是刷着手机,无论在客厅、饭店、办公室,还是公交站台,忙着向全世界告知我们的一举一动。我们总是手捧平板电脑,看的每一本书、听的每一首歌都要分享给全人类,煲剧也只选择弹幕网站。刷屏,是我们消解寂寞的唯一方式。
  
  点赞病
  
  我们可以不发言、不评论、不毒舌、不炫耀,尽可能伪装得像一个出世者,但我们不能停止点赞。点赞是刷存在感的最好方式,也是最佳心灵慰藉行为,比起“看到你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我们更想说的是“看到你过得不好我也就放心了”。
  
  炫食病
  
  我们的强迫症是吃饭前一定要验个毒。我们的生活哲学是:吃得好不如拍得好。吃货面前众生平等,炫不起爹,炫不起富,还能炫食。我们最害怕的事情,不是找不到人一起共进晚餐,而是没有围观我们炫食的观众。据说Imtagram服务器挂掉那天,很多人连饭都吃不好了,问:“我那些吃的东西要怎么处理啊?难道要吃掉吗?”
  
  砍手病
  
  再淘宝就砍手,再玩游戏就砍手,再刷微博就砍手,再拖延就砍手,再暴食就砍手……每一个今生的砍手党,前世都是折翼的千手观音。这是一个缺乏自制力也可以诿罪给社会的时代——是的,我们什么都能抵抗,除了诱惑。是的,我们砍掉的每一只手,都是为了能让自己生活得更好。
  
  废柴病
  
  废柴世界观头号定律:“谁要努力?当然是立即投降啦!”废柴世界观二号定律:“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是不努力会很轻松哦!”废柴的生活状况通常是:没钱、没车、没房、没学历、没女友。废柴的心理状态基本是:不争取、不上进、不努力、不心存幻想(并且以此为傲)。和屌丝不同,废柴从未想过逆袭,在被世界抛弃之前,他们先放弃自己了(再次以此为傲)。
  
  说走就走病
  
  我们追求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结果发现既不能被世界改变,也改变不了世界;我们追求一场说走就走的辞职,结果发现工作没有最糟只有更糟,于是成了待业青年;我们追求一场说走就走的爱情,结果发现没有什么永垂不朽,人生总要失足几次。不幸的是,除了逃避现实,我们已经什么都不会了。
  
  无节操病
  
  在“毁三观”和“刷下限”这两件事上,我们是受害者,也是施害人。我们感叹“节操掉了一地”,但自己也随众、立场不坚定,毫无原则地站在自认为不合理的队伍中。我们把恶俗、无道德和缺乏正义感视为一种自嘲和调侃,实则是不愿意承担现实中哪怕一丁点儿的沉重。
  
  心不在焉病
  
  我们不懂工作的意义何在,所以上班最大的乐趣是“摸鱼”;我们不懂生活的意义何在,所以休闲最大的乐趣是放空;我们不懂人际交往的意义何在,所以交流最大的乐趣是走神。我们心不在焉,活得不够投入,归根结底,总认为自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自我感动病
  
  从为汶川大地震点蜡烛到为马航失联点蜡烛,从“不转不是中国人”到“不哭,挺住”,再到“今夜我们都是××人”,对天灾、对人祸甚至对娱乐八卦,我们将祈祷、默哀和祝福演变成一场网络上的行为艺术。我们习惯将一切事物悲情化,以此实现自我煽情和自我催泪,从未深思过内涵,不过因为大家都这么做罢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