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都国际娱乐赌博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皇都国际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皇都国际 > 那风吹不走的

那风吹不走的

时间:2012-01-08 作者:王建希 点击:

  一场大风过后,秋声不见了。

  秋声就没有见过这样不知休止的风。风突然来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反正突然满世界都是风。老栓放下手中的火钳站起来,蹿到门口,天色还是明亮,大风好似要把房顶给掀翻,也没有雨点,14年前那场风就是这样。他赶紧走回堂屋,一把关了电视,对正在看电视的秋声说:“看,看,就知道看,演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看看灶里的火,先弄着点自己吃,我去晒场。”

  老栓出门的时候,院里那棵脸盆大的攀枝花树齐腰断了,树的上半截被风托着平端出去好大一截,呼啸的风声中各种杂物东倒西歪,化肥袋子凌空飞舞,老栓骂道:“厉害就把天刮下来,来!”

  秋声耳朵里突然没有了窗外的大风。那时,秋声看的不是戏,是卫视的一个寻找亲人的节目。节目很煽情,被偷走的婴儿,强烈的母爱,荧屏内外都是乱飞的泪水。可是老栓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亲情节目?这样对待自己?

  秋声知道自己不是老栓亲生的,老栓这辈子和人打架只有一次,就是因为别人说自己是拖油瓶。秋声看着镜子里的人像就知道,自己肯定有个和老栓不一样的父亲。他不会像老栓那样有养儿防老、传宗接代等陈腐的观念。

  谷场晒场,草垛屋顶,老栓四处奔波。傍晚的时候,风停了,老栓回到家里,看着满锅半熟的米饭已经凉透,急了,秋声不见了。

  秋声不见了。秋声虚岁才15岁,可是秋声已经是村上一顶一的俊女子了。

  风声从村庄的上空随着黑暗隐去,替而代之的是老栓的声音。秋声的名字在老栓凄厉的呼喊中,血淋淋响在凌乱的村庄路上,在漆黑的深涧沟旁,在浓密的树林山脊,满世界流淌。

  秋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记住了母亲在盘县已经是个鼎鼎有名的人物了。

  向着温暖的前方,秋声在大风里面走了好长时问的山路,坐上班车来到县城,在第二天下午来到了邻县那个产煤的大镇。

  那个传说中的煤矿还在,秋声很顺利找到了大门。可是问门卫,都说没有春花这个人,秋声也说不出自己和舂花的关系,毕竟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早上吃过的那点稀饭早就已经化成水了,秋声突然感到肚子好饿,心里发虚。在门口蹲到半下午,换班的门卫说:“你究竟找谁?”

  秋声叹了口气:“我找王春花。”

  “王,女的?王总?”

  秋声从这个门卫的眼中看到了希望,一下子来了精神。

  “她应该在兴鸿茶楼吧?没有什么事情她不来厂里的。”

  茶楼的一个包间里面,秋声看见几个女人在打麻将。那个眉目收拾得十分精致的女人看过来的时候,秋声有种熟悉的感觉,是的,应该是她。

  女人掸掸手中的烟灰:“你找我?”

  “我从西河来,我是秋声。”

  “慢点,和了。秋声,你还是来了哈。”

  其他的女人就嘻嘻哈哈起来了。哪是什么女儿哦?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出来的啊。最多是个妹妹。

  牌局还是不紧不慢地进行着。秋声设想的那个眼泪横飞的场面就没有出现,她自己满眶的泪水也平静了下来。她抱着自己的书包坐在旁边,直到肚子里面的咕咕声疲软得悄无声息。

  傍黑的时候,牌局休战,去了餐馆。她问秋声:“你来这边做什么?是不是那个人告诉你我在这边的?”

  “没有,我想你。”

  “笨,想啥子?我从来也没有养过你。我现在这样活得舒服,你回去吧。”

  秋声没有出声,眼里的泪马上就有溃堤的危险。这时来了几个男人,整个包间里面便如放进了几尾鲨鱼一样闹腾起来,莺声燕语,乌烟瘴气,秋声默默地坐在一边。

  房间里面突然一静,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直接往正中的位子走去,大家都众星捧月地围了过去,他懒懒地伸出手,应付着,连正眼也不瞧。寒暄一阵,酒局上顿时就交杯换盏热络起来。秋声看见她在里面如鱼得水,左右逢源。

  一直热闹到半夜,秋声才跟着她还有一个男人回了住处。

  第二天,秋声从梦中醒来,窗外天色已经大亮,是该读书的时候了,可是她突然想起,自己的作业还没有做。

  她要带秋声去做头发。“穷做什么玩意?读书有屁用,快点!收拾一下,你这个样子分明就是个农家丫头,等我给你收拾收拾,那才是我的女儿。”

  “我不去,我还要读书。”

  “少白话,我要给你我这样的生活,吃香的喝辣的。难道当妈的会害你?”

  当秋声看见镜中那个不熟悉的人像时,突然有些反胃。这难道就是自己需要的母爱吗?难怪她以前怎么不来找自己。

  天色还早的时候,秋声回去了。桌上放着一张字条:妈,我回去了。保重。

  秋声回来了,消息像风一样吹过村庄。秋声看见老栓老了一头,眼神也萎缩了许多,他颤颤巍巍地问道:“你是来拿东西还是?”

  秋声摇头:“爹,我去看了她。我不该这样走。”

  老栓的眼神泛出光芒:“你这女子让我担心死了,你要去你给我说嘛,学校还一直问你哪去了,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老栓的手扬了起来,这乖乖的女子他可是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弹过呢。

  躲在屋外听消息的人突然听见屋里传来“啪”的一声,像过年时放鞭炮的声音,清脆悦耳,在夜空里一下子传出去老远。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