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都国际娱乐赌博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皇都国际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皇都国际 > 假如命运不跟你讲理

假如命运不跟你讲理

时间:2017-09-09 作者:未详 点击:

  严蕊是宋代天台营官妓中的翘楚,色艺双冠,具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某一天,严蕊应召到官府陪酒,席间遇见台州太守唐仲友。唐仲友是位才子,风流潇洒,俊朗正气。才子多清高,对风尘女子是很看不上眼的。
  
  那时正是春天,院子里桃花盛开。唐仲友以“红白桃花”为题,命在座陪酒的严蕊填词,然后等着看她的笑话。谁知道严蕊居然不负才名,拨弄琴弦,须臾而成一首《如梦令》:“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
  
  唐仲友听着严蕊的琴声与歌喉,又惊又喜,没想到青楼中竟有如此词曲双绝的女子。他立刻就把严蕊引为知己,之后的宴会无一不请严蕊赴宴,却是以朋友之礼相待,尊重有加。两人的交往渐多,后来台州尽人皆知太守和严蕊交好。
  
  此事恰被朱熹听闻,素与唐仲友为敌的他大喜,因为这次,严蕊给了朱熹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整治唐仲友——私通官妓!
  
  朱熹为此向皇上连上了六道表章,命唐仲友交出州印,接下来就是发签抓人。严蕊入狱,朱熹亲自审问,从中午一直審到半夜,要她招供和唐仲友之间的行径。没想到严蕊一个纤纤弱女子,硬是一口咬定,两个人是清白的。
  
  朱熹大怒,把严蕊关在狱中一个月,每日酷刑逼供,把她打得遍体鳞伤,杖背,竹扦钉食指,烙铁烫手脚……轮番酷刑之下,严蕊几乎惨死,却没有说一句涉及唐仲友的证词。
  
  狱吏看不过一个美人受酷刑,劝她:“你干吗那么傻,早一点承认了也不过是杖罪。”严蕊回答:“我是被人家看不起的妓女,纵然与太守有私情,料有不至死罪。只是是非黑白不能颠倒,为了减轻自己的罪名而诬陷太守,我虽死不为!”
  
  字字风骨,掷地有声。确实,如果严蕊承认,那唐仲友就会被罢官免职,但她宁愿自己受皮肉之苦,绝不诬陷他人。
  
  严蕊宁死不招,事情闹到宋孝宗那里,他将朱熹改任,事情不了了之。可怜严蕊无辜被冤枉,被酷刑折磨得几番欲死。
  
  朱熹改任后,岳飞后人岳霖任提点刑狱,释放严蕊,此时她已经气息奄奄。岳霖问其归宿,严蕊哀做《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去。”
  
  岳霖见她须臾成句,不卑不亢,又听闻她在狱中的遭遇,当即找来妓籍,大笔一挥勾去了严蕊的名字,从此,严蕊脱离了妓籍。
  
  做官妓、做阶下囚,对严蕊而言都是无可奈何的事,难能可贵的是,在逆境洪流中她的拼死坚持——身在青楼却维护着心的清洁;深陷囹圄却坚守着做人的底线,绝不为了一己私利冤枉好人!
  
  之后,严蕊声名大噪,大家都叫她侠女,登门求亲的人络绎不绝。她非常淡定,只是平静地将这些求婚的人打发走。后来,她嫁给丧妻的宋公子做妾。宋公子待她情真意切,虽然严蕊名分是妾,宋公子却再没有续妻,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人。严蕊得到了真心的疼爱,半生幸福无忧,也算得其所愿了。
  
  多少前缘误此生,严蕊是个被命运踩在脚下的女子,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尽全力,挣开命运的枷锁获得自由。当你没办法跟命运讲道理的时候,坚持、努力、不妥协、不忘初心,是唯一的途径。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