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都国际娱乐赌博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皇都国际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皇都国际 > 奥巴马搞不定网红

奥巴马搞不定网红

时间:2017-06-11 作者:未详 点击:

  奥巴马请了三位网络红人进宫,一位19岁教人布置派对的美少女、一位恶趣味绿唇婶和一位社会问题的个人脱口秀男主播,他们都是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红的。
  
  这是总统为他的新专辑——国情咨文的一轮造势。
  
  作为把新媒体玩得最转的美国总统,奥巴马通过各种网络社交手段和民众交流早已不稀奇。今年则体现“人多力量大”,第一次直接叫网络红人们来站台,此举目的被普遍认为是“想赢得年轻选民的心”。
  
  19岁的贝瑟尼·莫塔是美国青少年最爱的典型“网红”。年轻的优势之一就是“肤浅”得理直气壮,她的YouTube页面从来都“不谈国事,只聊装扮”。
  
  “如何DIY一个派对”,“开学日的5种美丽发型”,“2014年度爱用品”……美发、彩妆、服装搭配和派对,莫塔凭借这些元素为自己在YouTube上赢得了八百多万粉丝。
  
  这八百多万粉丝恐怕连美国总统是不是奥巴马都不太清楚。
  
  不过奥巴马的策略就是“山不过来,我就过去”,主动跟上他们的步伐。如同美剧《摩登家庭》里貌美却脑袋空空的大女儿海莉所说:“不聪明又怎么样?我的博客上可是每天都有人在等我发‘今日穿搭’呢。”
  
  如果说莫塔的走红是切中了青少年们的爱好,那另一位号称“YouTube女王”的格罗泽尔·格林则体现了网民的“恶趣味”。
  
  1962年出生的非洲裔网红格罗泽尔比奥巴马只小一岁,她以“绿色嘴唇”为个人标志,网名中的格林也是取自英语的“绿色”一词。但她的视频风格决定了不会有太多年长观众,比如挑战吃辣椒,吃肉桂粉,表演炸火鸡,和网友做无厘头的问答互动,假装被绑在树上再逃脱。当然也有人留言:“完全找不到笑点”,但不妨碍她随便发个视频就有少则上万多则几十万的点击量,这不容易,毕竟不是所有无厘头视频都能红。
  
  三位进入白宫的网络红人中,最正常的算是34岁的汉克·格林(人家是真的姓格林)。作为一名音乐人,他和哥哥一起经营着名为“播客兄弟”的YouTube页面,内容包罗万象,有时是时政历史,有时是“最老的歌是哪首”,大概类似于中国的高晓松。
  
  这三位网络红人的粉丝数加起来将近1500万,其中大部分都是奥巴马的目标群:年轻选民。《名利场》杂志2014年7月份委托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美国13至18岁青少年中,最具影响力的明星并不是詹妮弗·劳伦斯这样获得过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主流明星,而是在YouTube上更火爆的小众明星。
  
  在和网络红人会面两天前的国情咨文演讲上,“跛脚鸭总统”奥巴马表示“形势一片大好”时,共和党人坚持不鼓掌,而当他提到自己已经完成所有选举,不再有政治负担,共和党人甚至哄堂大笑,但总统不甘示弱地“反戈一击”:“因为两次选举我都赢了。”
  
  国情咨文演讲作为一年一度的政治大戏,是热闹的,也是无聊的。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美众议院议长约翰·博纳透露,自己在奥巴马演讲时一直盯着他的后脑勺,以保持注意力。
  
  一个多小时关于内政、外交、经济等硬话题的演讲,即使是久经沙场的政治老人们也很难保持注意力集中,何况耐心不超过一分钟的年轻人。
  
  为了吸引那些几乎不看电视的年轻人,“新媒体达人”奥巴马用心良苦。团队照例组建了“社交媒体小组”,在奥巴马发表国情咨文报告之前,就开始创作一系列相关文字、图片、视频、多媒体产品,在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传播。同时,白宫网站还提供了图文并茂的数据,详解总统的演讲要点。
  
  这种方式获得了成功:白宫表示,奥巴马的国情咨文演讲在Facebook上吸引了大约150万次点击,在演讲的一小时内,Twitter上就发出了260万条讨论国情咨文的推文。但全文都不如金句“我两次竞选都赢了”,这句话为奥巴马带来了44000条讨论。
  
  奥巴马执政这几年,国情咨文收视率逐年下跌。据著名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统计,今年的电视观众只有3170万。但在奥巴马和他的团队看来,这只是因为电视早就不是人们接受信息的主要渠道了,网络关注度能说明一切。据白宫消息,半数以上用户在白宫网站观看了演讲直播,比去年增加50%。
  
  为了吸引年轻人,奥巴马做的远不止这些。网络时代没人想听那些枯燥乏味的政治词语,国情咨文也要用年轻人听得懂的语言。据澎湃新闻援引Vocativ网站消息,奥巴马演讲所用词汇相当于美国14岁中学生的语文水平。这就像任何一个普通家庭都会发生的事,中年父亲努力学习流行语,试图和叛逆期的孩子成为朋友。奥巴马的小女儿今年正好14岁。
  
  想让年轻人认可你,会说他们的语言就行了。但想让年轻人佩服你,就得去和他们追随的人交朋友,奥巴马深谙此道。
  
  1月22日,三位网络红人走进了白宫。“绿唇女”格罗泽尔保持一贯的无厘头作风,离采访日还有几天时就上传了视频,主要内容是“当我妈得知我要去采访奥巴马了有多开心”,母女俩在画面中又叫又跳。格罗泽尔的兴奋不全是节目效果需要,非裔美国人对奥巴马一直抱有好感,她曾表示自己很喜欢奥巴马,“因为他黑,他黑,他黑!”
  
  受到邀请后,三位红人就开始在YouTube大肆宣传并征集问题。尽管白宫负责人表示,问题可以百无禁忌,可毕竟是见总统,彩排还是必要的。
  
  彩排时,格罗泽尔和汉克·格林都发布了视频记录自己的“白宫之路”。视频中,格罗泽尔激动得一直扮鬼脸搞怪,格林则不停惊呼:“难以置信我在白宫!”白宫则派出一名非洲裔工作人员扮演奥巴马模拟现场。三位“网红”依次入场,握手,就座,对着镜头微笑,熟悉流程。
  
  和中国人对中南海热情不减一样,最高领导人办公室在哪国都是平头百姓眼中“谜一样的存在”,粉丝百万的网络红人也很难保持高冷。
  
  1月22日采访开始前,谷歌新闻实验室总监先向奥巴马介绍了国情咨文演讲期间搜索量最大的几个问题,和中国一样,美国人民最感兴趣的5个问题之一是:总统的工资是多少?
  
  采访开始后,奥巴马先“卖可怜”。在格林对他的邀请表示感谢,因为“白宫是你家”时,总统表示这是人民的财产,“我只是租用,而且只剩两年租期了,但愿能拿回押金。”但作为三位“网红”中最正常的一位,格林进入正题后的问题并不让奥巴马轻松,国情咨文的政策是否真的可行,无人机是否被滥用,朝鲜制裁等问题似乎让奥巴马又经历了一场小型“答记者问”,但身经百战、哪个国家都去过的奥巴马对答如流,倒是格林不时结巴,显得很紧张。
  
  在几个沉重问题后,采访尾声出现了和谐一幕:格林拿出一张自己手持药店发票的照片,希望奥巴马签名。“我有慢性病,每月要花费1100美元买药。在有保险之前我是负担不起的,而现在我每月只需要付5美元就行”,奥巴马欣然接受了这个医改活广告,在签名的同时再次宣传医保的重要性。
  
  接下来两位红人的采访“画风”就发生了变化,格罗泽尔在提了关于网络安全、种族歧视等问题后,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准备了一只自己的标志“口绿”。拿出绿唇膏时,格罗泽尔口误将“firstlady”说成“firstwife”,米歇尔瞬间“现任变前妻”。奥巴马开玩笑:“你好像知道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这个前妻的口误也立刻在社交媒体上引起调侃。
  
  轮到19岁的美少女时,青少年的特点一览无遗。她提出了“快问快答”环节,包括奥巴马爱看的电视节目、小时候的梦想,以及“脑洞大开”的问题:你最想拥有哪种超能力?
  
  奥巴马为了融入年轻人所做的努力简直“可歌可泣”,但依然暴露了中年人的无趣,他选择了“会飞”。随即又承认:“米歇尔觉得这个超能力很无聊”。
  
  采访以莫塔提议四人一起自拍(而不是别人帮忙合影)结束,全世界青少年热爱的Selfie(自拍)已经入侵主流阶层,近几年奥斯卡都已经用自拍来合影了。
  
  总统的付出没有白费。这段40多分钟的采访视频上传不到一天就得到了近百万点击量,而国情咨文当天YouTube几个直播频道加起来的点击量也只有40多万。
  
  用户黏度仍然是个问题,这些关注偶像的粉丝们变成奥巴马脑残粉的概率还是很低的:总统亲自做公关,总统亲自请网红。千万青年路转粉,并无一个是脑残。
  
  美少女莫塔的YouTube页面上异常安静,除了往常的视频外完全没有奥巴马的影子。青少年们依然混不吝,总统固然是个人物,但到底还是个大叔,要在我的主页上占据一席之地,何德何能。莫塔的粉丝可能正是奥巴马最想联系的一代人,他女儿的同代人。
  
  不过对另外两位“网红”来说,和总统有点关系总不是一件坏事。采访结束后他们意犹未尽在白宫里拍照,全程用摄影机记录直到离开,“白宫再见!谢谢这次美妙的经历!”他们的粉丝可能原本就是奥巴马的基本面,非洲裔和关心政治的人们。
  
  在青少年那一国中,成年人的美国是个异国,奥巴马就是一个外国元首,一个外国元首来了,走了,他的人气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