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都国际娱乐赌博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皇都国际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皇都国际 > 坎坷在前,温暖在后

坎坷在前,温暖在后

时间:2013-09-26 作者:未详 点击:

  父母皆蒙冤入狱的时候,他才10岁。懵懂之中他已经感觉到这尘世的炎凉。生活如一张缓缓展开的画布,刚刚透出幸福的底色,就被雨水无情地浇湿了,一切的快乐和安宁,被浸染得面目全非。
  
  他和妹妹的生活,全靠哥哥每月扛木头挣点工分和粮票来支撑。家里的抽泣声和死寂气息,给他的童年蒙了厚厚的一层灰。他还记得,那次他和哥哥顶嘴,哥哥看着他掉在地上的米粒,责备他说不懂得养家不易,激愤处还打了他一巴掌。他暗记在心,早早放学就跑去林场候着,打算伺机报复。远远地他听见,哥哥和工头在争执。工头膀大腰圆、盛气凌人,指责哥哥干活不利索,伸出手就要打,哥哥骨瘦如柴,声嘶力竭地辩解着,局促无奈的神情和委屈的眼泪,一点一点,濡湿了他的童年……
  
  他还是老师和同学眼中的另类,小朋友都远远地避开他,游戏和玩具从来都不属于他。家里那台破旧不堪的收音机,成了他童年的唯一慰藉。彼时他的愿望只有两个:第一个是能够走在一条干净的柏油马路上——乡村的街道,每逢融雪之后就泥泞不堪;第二个愿望,则是成为一名歌手。通过收音机,他知道了德德玛,知道了蒋大为,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同他们一样,让歌声随着电波传遍四方。
  
  16岁那年的冬天,他怀揣着外婆给的25元钱,孤身一人,来到了省外的艺术学校,开始了他的演艺生涯,亦开始了自己奔波流浪的岁月。
  
  一年之后,在他逐渐适应学校生活的时候,突然被辞退。原因只是因为学校里除了他,是清一色的蒙古族学生——远离了故乡,他依然是另类。他只有流着无助的泪水,收拾行李无奈地离开。
  
  此后他先后去过七八家歌舞团,做过临时工、合同演员、学员。每到一个地方,凭着自己天生的倔强和闯劲,他总是直闯团长办公室,要求考试,期待被接纳。风风火火的背后,是积蓄已久的隐忍和泪水。
  
  在广州,不会说粤语、不会唱粤语歌的他,备受歧视。有一段时间他断了收入,住在剧团里一间几平方米的小屋里,潮湿阴暗,没有任何演出,就以方便面、榨菜度日。有好心人介绍他去东莞的一家餐厅唱饭市,为了每日10元的报酬,从广州到东莞,他需要奔波5个小时……
  
  生活的艰辛,是从皮肤、从指甲缝里都能渗透出来的酸涩煎熬。原本,他以为自己那颗被流浪和冷漠打磨得近乎麻木的心,再也激不起感情的火花了。可是听到哥哥的电话,还是蓦地涌出了眼泪。哥哥说,外面的日子不好混,别看家里穷,可穷得舒坦,不像外面,没有人疼,饥一顿饱一顿的。哥哥还说,以他的基础,可以回来插班,再参加高考。
  
  他开始跟班学习,拼出了浪迹天涯的那股狠劲,成绩扶摇直上,让所有的人吃惊。然而,临近高考,学校指定几名学生突击入团,这“暗箱操作走后门”的事件,引起毕业班同学的强烈不满。学校决定将此事压下去,于是一场抓“新动向”的运动在毕业班开展了起来。没承想,抓来抓去,他竟被当做典型抓起来批斗——家庭成分不好、父母接连入狱、混迹花花世界3年的大龄青年,成了破坏毕业班安定团结的罪魁祸首。就连平日里相处不错的同桌,也向组织揭发,他曾以两毛钱的饭票收买人心的“罪证”。
  
  批斗会结束,主持人问他:“服还是不服?”他儿时的桀骜顷刻喷涌而出,心一发狠,嘴唇早已经被咬出一排青色的印痕。“不服”,那声惊天动地的嘶喊震惊了所有的人。
  
  高考前一周,他被关进了隔离室反省。如同被禁锢起来的野兽,他心急如焚、愤懑不已,他不明白命运为何如此对自己不公,颠沛流离的疼痛苦楚犹在眼前,而如今上天竟然以这种方式,拒绝了他努力的机会。
  
  高考前一天,奇迹般地他被放了出来。填报志愿的时候,他已对前程不再抱希望,填报了家乡的一所钢铁学院,心想:世事艰难,抬一锅铁水,铸一颗红心,总是可以的吧?
  
  当其他同学在考场上紧张得汗湿衣襟时,他却出奇镇静,因为知道害怕也枉然,只是像机器人一样机械地应付着试卷上的每一道题,会的,就写出来。经历过风雨之后的心,平静得激不起任何涟漪。这种超脱的心态竟让他发挥得极好。
  
  做梦都没有想到,首都的一所著名音乐学院给他发来了录取通知书。他梦寐以求的机遇,竟在这样漫不经心、几近放弃的境遇下,给他抛来了橄榄枝。
  
  20年后,他已经成为著名的音乐人,名满天下。衣锦还乡之时,看见憨厚的哥哥,在自家田里刨着山芋,粗糙的双手沾满污泥,见了他,先是一愣,继而黝黑的脸上绽放出笑容,嘴里喊的依旧是他许久没有听到过的自己的乳名:军。
  
  他突然感慨得落泪,若不是当年命悬一线的高考,说不定自己和哥哥一样,终日守在田里劳作,而一直钟爱的音乐,也只能当做这田间耕作之余的消遣吧。他心疼哥哥的辛劳,顿感自己的侥幸。
  
  闲暇时,他四处打听才得知,当年,为了让他能参加高考,长他3岁的哥哥,不知找多少人求助,给多少人下跪。找领导求情不成,又说他不是这个家庭亲生的,为此还挨了板子,写了证明书,四处求人签字作证;还有一帮乡亲,为了他能顺利考试,卖血换来补品………
  
  还有当初混迹剧团时,只要嗓子还能发声,他就得站在舞台上,那些朋友之间因病替场、有好场相互介绍的温暖!那些月初借钱交房租月末还钱时的温暖话语……若不是这些零星的“小恩小惠”,这所有的一切恐怕都要改写,他之前的积累会逐渐溃散,之后的功成名就怕只能是愤世嫉俗。
  
  原来自己一直承受着莫大的恩惠而并不自知。长期以来,只是感叹这周遭冷漠,并未有过感恩和欠负之心。铅华洗尽,方才懂得这世界尽管淡漠,但那些细碎的关爱,一直绵延不断,如同流水,缓缓流过生命坎坷的罅隙,给予生命力量和温暖,从未枯竭和远离。记忆中一个鼓励的眼神或微笑,会稀释所有的怨怼,贯穿长长的一生,直到衰朽。
  
  他泪雨滂沱。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