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都国际娱乐赌博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皇都国际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流行 > 什么是真正的好画?

什么是真正的好画?

时间:2014-12-17 作者:未详 点击:

  好画是能够经受历史检验的
  
  ——北京大学教授、画家李爱国
  
  “今天走红的艺术家,很难说将来如何。我认为,好画是能够经受历史检验的,是能够真正留存在艺术史中的。艺术家和他的作品要留存下来,必须具备四个条件。”李爱国说,首先要具有极其鲜明的风格。“比如吴冠中先生,有的人可能觉得他有的画作创作时间太短,不过,他的风格决定了他将载入中国艺术史。他创造了一种点线面相结合的、自古以来从未有过的画风。一位画家想在艺术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第一就要靠风格。风格就是用自己的声音在绘画的舞台上说话,而不是学着别人的腔调、拿着别人的语言来阐释自己的理解。因此,具有极其鲜明的风格是最核心的要素。”
  
  其次,必须具有一定的作画难度。“举个例子,著名的杜尚的小便池,它可以载入西方美术史,是因为杜尚是观念艺术的第一位探索者,但是,第二个人再重复就没有任何价值了。比如我把一个席梦思床垫送到美术馆去,美术馆肯定不会收。而杜尚的小便池,美术馆不但收了,而且作为重要的展品。中国绘画与西方绘画,特别是与西方现代派艺术非常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我们极为注重技巧的难度。远的不说,仅在二十世纪,中国众多大师级画家,如徐悲鸿、齐白石、吴昌硕、李可染、傅抱石、潘天寿等,每一位都有自己在作画方面独特的难度。比如潘天寿,他的画看似简单,后人却很少有能够做到的。他一笔画出石头轮廓的功力,令其他作画者望尘莫及,绝大多数人难以企及他的高度。中国传统绘画的大家,技巧和作品无一不具有高难度。”
  
  第三,能够留存下来的画作,既要抒发主观情怀,又不失基本的真实。这里所说的“真实”,指的是对物体把握的基本的真实:一、不管是变形也好,夸张也好,画的是鸡和兔子,就不能离开鸡和兔子的基本面貌,不能说画完以后别人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二、画家必须具备一定的塑造空间的造型能力。
  
  李爱国认为,上述三个方面缺一不可,“如果只强调独特的风格,而不具备难度和真实,那只要身上涂满颜料,然后找块布打个滚儿,画出来的东西也可以说有很独特的风格。但是,这种作品不具备难度,也谈不上真实,所以,不能称之为优秀”。
  
  最后还有一点,所有的艺术作品都必须具有特殊的情感、抒发特殊的情怀,所表达的东西应该与以往已经成名的任何艺术家都不同。“比如八大山人,他的画流露出欲哭无泪的感觉,渗透着凄凉的亡国之恨,与以往艺术家的情怀不同。还有徐悲鸿的奔马,我们一看到就会想起抗日战争时期的义勇军形象,会感受到一种抗战的情怀。”
  
  是否有创造性,是否真诚。
  
  ——北京语言大学教授、画家齐鸣
  
  实际上,“好画”的风格在不断丰富和变化,但品评标准在大的方面依旧没有离开“谢赫六法”所构筑的框架。“当然,面对具体作品的时候,不能空洞地往上套。我们品评作品要看气韵是否生动,第一眼的感受是正气还是邪气,是发自肺腑还是装腔作势,然后再看笔法功力,有没有用笔的古法古意。现在很多人已经不像古人那么讲究了,不过,起码要看得出绘画者是否有感而发,是否有创造性,是否真诚。艺术的本质就是真实,这个真实不是说要画得像照片一样,而是说画中所表达的精神状态是不是真实,有没有灵魂。”
  
  “谢赫六法”是中国古代品评作品的重要标准和美学原则,最早出现在南齐谢赫的著作《画品》中。六法论提出了一个基本完备的绘画理论体系,从表现对象的内在精神、表达画家对客体的情感和评价,到用笔刻画对象的外形、结构和色彩,以及构图和摹写作品,创作和流传各方面都被概括进去了。自六法论提出后,中国古代绘画进入了理论自觉的时期。后代画家始终把六法作为衡量画作高下的标准。
  
  当然,“谢赫六法”作为一个理论性原则并不能取代面对具体作品时的感受,因此,齐鸣建议美术爱好者多学习一些常识,多去体验和比较,掌握要领之后才能做出有审美意义的判断。“学会赏析绘画首先要有赏的心态,才能进入画境。赏析需要一个积累的过程,中国画很看重这一点,缺少专业常识的人不易看出一幅画的好坏和价值。”
  
  另一方面,齐鸣认为,好的画作应该包含前瞻性的元素,甚至要超越当时人的审美欣赏水平。“上世纪90年代曾经出现过一股‘黄宾虹热’,黄宾虹的画不那么大众化,与齐白石的雅俗共赏不同。他的作品之所以到了上世纪90年代才被认同,恰恰是因为他的作品具有前瞻性,超越了与他同时代人的审美欣赏水平。”
  
  齐鸣说,当下中国艺术家的“近视”反映出普遍价值观在转型,不少人连做梦都是实际的,能静观现实和坚持理想的人渐渐变得稀有。“所以,当代很难产生真正的大师,其中人格、学养缺失是重要原因,过于实用的‘近视’也是一个因素,这种现状很难使艺术精神升华到更高境界。以往不管是‘为人生而艺术’还是‘为艺术而艺术’,这种追求里都有一种精神的纯洁的东西在,艺术中的文人品格、崇高、见真性情及自由清新、充满情趣表达等诸方面气息也显得纯正。而现在的人张嘴闭嘴都是‘有什么用呀?’艺术有什么用?真正的艺术就是没什么用。搞艺术看起来很轻松,其实倾情的投入和坚定的信念都含在其中,还要承受住寂寞。作为艺术家,应该对自己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对艺术有一种坚守的态度,不过要做到这样确实很难。”
  
  艺术史是做出检验的惟一标准
  
  ——美术批评家付晓东
  
  “为什么所有艺术家都非常重视艺术史?因为艺术史就是艺术语言不断创新的积累,进入艺术史的人应当是某个时代最突出的代表。每个时代都有在价格上特别高的画家,但是,这类画家的作品最后也仍有可能被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之中。而那些作为时代节点的艺术家,比如凡·高,即便当时不被承认,后世也会发掘出他们的价值。”
  
  付晓东认为,青年批评家群体可能比较注重精英趣味,更关心艺术前沿的问题。“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讨论小圈子里最具实验性的创作和国内外最新出现的学术问题。对于好的艺术作品来说,它的艺术本体语言、发生的话语背景,与整个社会历史文化之间的复杂关系,个体生命性和情感性的体验等,都具有新的挑战性和开放性,是人类智力的活力所在。至于资本的炒作、画家的背景、达官显贵的追捧等,其实都是很短暂和人为的效应,难以持久。”
  
  “我看待一位画家的价值和水平,不是看他的市场价格,这个因素影响不了我作为一个观察者的价值判断。100年以后,谁会记得那些自我炒作的人?只有留下具有说服力作品的艺术家,或者符合时代发展规律的艺术家,才有可能被历史所选择。”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