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都国际娱乐赌博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皇都国际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流行 > 塞纳河边的作家避风港

塞纳河边的作家避风港

时间:2014-12-15 作者:未详 点击:

  长期在巴黎经营莎士比亚书店的乔治·惠特曼先生最近去世。数十年来这个书店不仅是人们购买英语书籍的地方,还是很多穷困作家的借居地以及游客们的参观场所,是一个充满了个性、独具特色的地方。
  
  乔治·惠特曼通过卖书发家,然而他从未忘记过需要对那些作者做出什么回报。
  
  他的莎士比亚书店成为很多作家的避风所。数十年来,成千上万的作家曾经在那里帮过忙,以换来几个小时或者更长时间的借居。
  
  惠特曼的格言就是:“付出其所能及,获取其所需要。”
  
  墙上写着WBYeats的几句话:“不要对陌生人恶意相待,以免他们是化装来访的天使。”
  
  感受气氛
  
  很多来访的作家和学生可以在这里工作,并在一堆堆的书籍中睡上一觉,彻底感受这里文学的气氛。
  
  在乔治·惠特曼去世的几周之前,我和他的女儿雪薇儿谈了关于能否也加入这些文人志愿者的行列。在那之后不久,我便有幸感受了莎士比亚书店的暖意。
  
  在书店收银台工作的琳达带我开始参观书店的各个书籍架,她首先介绍说,“这全是有关巴黎的书籍。”
  
  那是一个灰蒙蒙的周一上午,我本以为不会有太多人在那里,但是让我感到吃惊的是,我到的时候,书店的藏书中间已经挤满了人。
  
  莎士比亚书店的前一代店主是一位名叫雪薇儿·比奇的女士。当时那家莎士比亚书店离现在的地址不远,也在塞纳河边。著名作家詹姆斯·乔伊斯以及海明威等人也曾经到访。
  
  乔治·惠特曼也因前店主的名字而给女儿取名雪薇儿。作为美国著名诗人沃尔特·惠特曼的曾侄子,乔治在巴黎也有自己的一帮激进朋友。
  
  这些1950年代的诗人们的作品不只是书店的一小部分,而是占满了一个很大的玻璃书架。
  
  几年前,他的女儿成为这里的新任主人,有些人会担心这里的书籍原作是否会被电子书所代替。不过雪薇儿把莎士比亚书店放在了网络上来传播它举行的一些活动以及丰富的历史。正如以往一样,重要的是这个书店仍然还在那里。
  
  琳达带着我参观了诗歌和现代小说部分,也穿过一间间的摆满书籍的小房间。这让你感到这里更像图书馆,而不是一个商业书店。惠特曼先生把这些小房间形容为小说中的人物。
  
  我在看过剪报和明信片贴满的墙面之后上了楼,又穿过了“戏剧和剧作家”一栏,最后走到了神圣的顶楼。这是雪薇儿·比奇自己的图书馆所在地,现在这儿被用作是书店举办活动的场所。
  
  激发创造力
  
  就在此时,我听到了熟悉的“嗒,嗒,嗒”的按键声,沿着声响看去,我见到一个人坐在一张书桌前使用着老式的手提式打字机在打字,另外还有很多摆满了已经被很多人浏览过的有关如何让自己的书籍获得出版的书籍的书架。
  
  除了打字机的声音以及对话声,惟一的声音是有些顾客即兴演奏钢琴的声音。琳达说,“很好听,钢琴声从楼梯上传下来,一直传到收银台。”
  
  之后,琳达让我整理科幻类以及小说书架。
  
  说来也怪,把书按照顺序整理好是蛮舒服的一件工作,很多人在我的身边继续他们的谈话。
  
  一名女子不顾“请不要照相”的提示,让人用手机给她在历史书一栏拍照。她指示说,“别,我希望把那个书架照进去。”
  
  另外一个人在询问什么书适合读书小组,这引起了关于很多国外作家书籍的热闹探讨。
  
  然后书店助理这个角色让我感到非常有兴趣。
  
  我手中拿的是从书店一些角落中找到的书籍,然后把它们插到我所能找到的书架空隙中,这也就意味着,这些书和它们的作者们通过我而重见天日。
  
  楼上有另外一名志愿者在整理她的那部分书籍,她在上下楼的人群中小心地转移着一堆堆的图书。
  
  当犯罪书书架区域的灯泡突然坏掉,让这些书陷入神秘的黑暗之中的时候,我们相视一笑。
  
  在这里,你看到的不只是对书籍、文字以及巴黎的热爱,而且还有爱书者们对一些布满灰尘的书籍的看法。
  
  我作为志愿者的一天结束了,我前往迷宫式的楼上去取自己的包。结果发现那里是25岁常住作家哈格里夫斯的居住场所。
  
  他是一名已经有出版作品的来自格里斯比的诗人。他的长发散在棱角分明的脸上。他弯着身子全神贯注地集中在自己的笔记上,完全是这个书店在人们脑中的形象。
  
  他告诉我,“我爱做梦,这里能激发我自己的创造力。”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