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都国际娱乐赌博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成长视窗 > 非常替补的暗恋

非常替补的暗恋

时间:2017-02-09 作者:未详 点击:

  第一次看到纪承泽的时候,应该算是一见钟情吧。他正是我想象中的样子,瘦而高,破的牛仔裤,骑一辆半新半旧的自行车,穿行在校园中。他的腰间围着红色的衬衫,而他比其他男生都要长的头发,在风中飘荡着,吸引着我。
  
  纪承泽大三,我大一。他喜欢在下午五点去操场打排球,喜欢清晨去小树林跑步,还喜欢一边走一边吃薄荷糖——对了,他的右边第六颗牙齿是一颗虎牙。
  
  这就是暗恋的结果。我喜欢看他打排球跑步吃薄荷糖,喜欢他笑时露出那颗虎牙。我想,这么细细眼睛的男子是我想要的男朋友,我要给他写情书。
  
  那时,他已经有了女朋友。看着他把女朋友放在自行车前梁上时,我有些心酸。所以,那些情书我一直写却一直没有寄。
  
  在信里我写:纪承泽,今天你穿了一条灰色的长裤,不如那条淡米色好看;纪承泽,今天你理发了,不如从前长发好看……
  
  那些情书,被我编辑好放在箱子里。而我的口袋里,常常有清凉的薄荷糖,只因纪承泽爱吃。如果有一天他坐在我身边,我会说:“嗨,来一粒吧!”我觉得那会是我和他说的第一句话。
  
  我爱你,你不知道吧?
  
  我读大二的时候,纪承泽已经在为工作四处奔波了。他黑了瘦了,但对他的她还是那么好,他为她去买小笼包,在楼下等着她去吃水煮鱼。
  
  我常常望着他们的背影发呆,我的情书那么伤感那么缠绵,却是我一个人的情书。
  
  愚人节。我想起了纪承泽,想起了我多次与他擦肩而过,然后注视着他离去;他在图书馆坐过的椅子,我会再坐;他摸过的双杠,我会再摸;甚至,因为他喜欢打排球,我竟然学会了打排球。虽然我个子不高、长得不好看,虽然我戴500度近视眼镜、体重超过50公斤,但是,丑小鸭也可以去喜欢白马王子吧?
  
  那天,正好有排球联赛,作为我们系的啦啦队员,我只给他一个人加油。我喊着他的名字,然后大声喊加油!当一个队员扭伤了脚下场后,我们系只剩下五个人,我扬了扬手说:“教练,我可以上吗?”
  
  大家都看着我,以为这是愚人节的又一个玩笑。
  
  作为非常替补,我上了场,男生中多了我一个女生球员。几个妙传和发球之后,纪承泽回过头对我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我差点儿流了眼泪,是为了他,我才学会打排球。
  
  比赛后,身为排球队长的他请我吃冰淇淋,而我跟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嗨,吃粒薄荷糖吗?”
  
  他愣愣地看着我,我得意地一笑说:“我爱你,你不知道吧?”
  
  接着,他哈哈笑了起来,说:“看,差点儿上你的当,今天是愚人节。”
  
  纪承泽毕业走了,整个校园显得索然无味。我打听了很多人,终于知道纪承泽去了西安,因为他的她是西安女子。
  
  两年之后,我变得面目全非,个子从158cm长到163cm,人却瘦了整整10公斤,我的眼镜在我到了西安一家外企之后就扔掉了,老爸老妈差点儿没有认出我来。他们说,原来,乌鸦是真会变凤凰的。
  
  说话真是难听。我为谁来西安的,我当然知道。
  
  我出现在纪承泽的公司里时,他没有认出我是那个打过替补的女孩子。当然,他更不会想起给了他一粒薄荷糖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现在口袋里仍然有薄荷糖。
  
  他生命里的她,在他来西安一年后,跟他分开了。
  
  我出现时,纪承泽是广告公司老总,与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三个月试用期,不合格走人。”
  
  我想,再次遇到他,找到他,并且看到单身的他,我已经足够幸运。所以,我要把幸运复制,扩大,然后繁殖,到最后,我要它们一片一片全是我的幸福。
  
  情书写到第500封时,我将它们装到一个箱子里,然后用快递寄到了纪承泽的手中。
  
  很显然,那些情书让纪承泽有些蒙了。因为在我到他办公室里送文件时,我看到他看着那些情书发呆,见我进来,他说:“你暗恋过吗?”
  
  “当然!”我说。我的声音有点颤抖,但我不动声色。
  
  那天晚上,他约我去茶馆喝茶。他问我暗恋一个人的滋味,我扭过头,看了看西安的夜色,说:“就像那些春天的常春藤,总在缠绕,一直把自己缠得没法呼吸了为止。”
  
  面前的纪承泽,静静地看着我,问:“你能告诉我,你暗恋过谁吗?”
  
  我笑着,将那杯兰花茶一饮而尽,然后说了两个字:“不能。”
  
  纪承泽,隔了三年,他没有认出眼前的女子来,那个曾经在他面前舍了自尊说爱的女子,他居然没有认出来。
  
  但那天晚上是一个转折。之后,我和纪承泽常常会一起散步、喝茶,他说:“我给你个任务,你给我找到这个暗恋我的女孩子。”
  
  那时,我的手里正握着一颗薄荷糖。
  
  三个月后,我留了下来,纪承泽还在认真看那些情书,他常常和我说:“我把一颗怎样的玲珑心丢掉了啊。”
  
  我笑笑,说:“你要用心去找,也许真的还能找回来。”
  
  “我能吗?”他问我。
  
  “能吧。”我说,“只要你真的觉得自己爱上了这个给你写500封情书的女子。”
  
  又是一年愚人节。公司借了一个学校的运动场开运动会。排球场外,我依然在给纪承泽加油。
  
  他今天明显不在状态,球怎么发偏了?球往我身边直飞而来,旁边的女孩子吓得四处逃散,只有我,不慌不忙,双掌并拢,朝飞来的球迎了上去。球稳稳地投到了纪承泽的手中。
  
  “谢谢你,还有你的500封情书!”他冲我喊。
  
  我开始慌乱,手脚冰凉。他走过来,看着我:“我看了那些情书三个月,每一个字都看得清楚,而你的笔迹早就让我怀疑,只是你写字太少,当时我就疑心是你,因为你的眼睛还是那么纯洁得如一潭湖水,尽管你变得那么漂亮了。所以,我今天的球是专为你而发的。一般会打排球的人在球过来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双掌并拢回击,而不会打球的只会手忙脚乱地用单手试图将球挡一下。这更加证明了你就是当年那个会打排球的女孩!”
  
  我的脸一片绯红。
  
  他说:“你的口袋里一定有薄荷糖,你在情书里说,那是你给你爱的男子准备的。”
  
  说着,他把手插到我的口袋里……这时我看到了纪承泽的表情,古怪中带着尴尬。
  
  天呀!我突然想起来,刚才换运动衣的时候,忘了把薄荷糖放进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