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都国际娱乐赌博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成功之钥 > 像“破产女孩”那样去闯

像“破产女孩”那样去闯

时间:2017-10-28 作者:未详 点击:

  燥热的天气,随意抬头,就能看到低垂着的翠叶,就像我那时的心情。
  
  高考失利,犹如从云端跌落。看着周遭同学晒着各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的心里,弥漫着窒息。
  
  如果没有一个过硬的文凭,未来会变成什么样?父母一遍遍地用这个问题来劝我复读,我其实也很茫然,但是不想复读,强作嘴硬地说自主创业不需要文凭。
  
  一个从来就没有出过校门的高中生,要想创业谈何容易。我打算曲线救国,先从打工做起。在餐厅打工的日子,我仿佛上演了美剧《破产女孩》现实版。
  
  别人的机会都是你给的
  
  我面试了小镇上的好几家店,最终在一家刚开业不久的茶餐厅留下。没有培训、没有人带,我要在第二天早上营业之前,把菜单上的所有菜品都记熟,以及最基本的餐具在哪、菜单在哪、拖把在哪……
  
  需要死记硬背的内容倒是都记下来了,但是熟练度的培养却需要一个过程,同事都嫌我动作慢,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排班。
  
  这么多年来养尊处优惯了,一直以为所有人都会包容我。可现实告诉我,他们不是我的父母,没有理由宠着我。因为害怕被排挤,我拼命熟记每一件事,总算有人愿意和我一起上中班了。
  
  我还没来得及从被同事认可的喜悦中清醒过来,就遇见了一个存心找碴儿的客人。核对完菜单后,他告诉我再来两碗米饭,结账的时候却不承认自己点了这两碗饭。
  
  “就是那个服务员,我一看就是个新手,连点单都不熟练。我明明已经点了扬州炒饭,怎么可能还会再点两碗白米饭?”客人声音很大,众目睽睽之下我难堪极了。领班跑过来,示意让我去干活,他来解决这件事。
  
  客人要求全单八折,领班没有同意,直接没有收米饭的钱。他告诉我,社会上这种喜欢钻空子的人很多,如果我一直表现得像一个新手,那么别人就会有可乘之机。
  
  愚蠢的人才会被利用
  
  有个周末,店里客人特别多。早班下班时间是一点半,可是都快两点了,也迟迟不见领班说下班。我在同事的怂恿下鼓起勇气去找领班,问为什么还不下班。领班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说到该下班的时候会通知。
  
  饿肚子的难受,用餐客人的嘈杂声,和已经忙碌了一个上午的疲惫,让我的小姐脾气立马上来了:“明明已经下班了却不让我们走,也没有加班费,凭什么啊?”
  
  领班依旧没理我。
  
  我只得闷闷不乐地继续干活。过了两点,领班终于说下班,然后把我单独找了过去。
  
  在我的印象里,领班一直是温和的长辈形象,平日里对我也很照顾,我第一次看到他发那么大的火。“你没看到客人那么多,连老板也都还在忙?我如果放了你们,中班两个人怎么可能忙得过来?老板又会怎么看我?”
  
  我委屈极了,这才意识到,为什么同事会怂恿和抱怨,却从来不会主动跑过去询问下班时间。因为自己的无知,让人当了枪使。
  
  从那以后,我变得不那么爱说话,只是默默做事。
  
  领班第一个注意到我的改变,他夸我比初来的时候懂事了不少,干活也勤快了。
  
  拿到的第一笔工资,比别人少了两百块。老板的意思是因为我是暑期工,所以只给实习工资。有同事为我愤愤不平:“暑期工干的也是和我们一样的活,怎么能少给?这老板就是抠。”
  
  我笑笑,倘若我还是从前那样,一定会理直气壮地把这句话说给老板听。可我现在不会那么傻了,老板自然有老板的道理。买拖鞋的未必是因为喜欢拖鞋
  
  这两千多元的工资成了我的第一桶金,我的创业之心又开始复苏了,寻思着先从小生意做起。
  
  休息日的时候我去了几家格子铺,发现夏季的小饰品里数扇子卖得最好。考虑再三,我在淘宝上下了一批单,成本价不过百来块,然后又花一百块租了一个小格子,专门卖这些扇子。
  
  另外,我还随身带了一些扇子,等到茶餐厅八点半下班,正是街道摆摊的时候。我就地铺上一块白布,上面放满扇子。
  
  一开始地摊的生意不怎么样,虽然价格低,一个晚上最多也就卖出十来把。更何况有好几家地摊相互推荐,共赢共存,我这个新来的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意外的是,格子铺的生意不错。等成本赚回来后,我又进了一些印着当季偶像人物的扇子,顺便买了些零钱包和人字拖。我学隔壁地摊的人“买一送一”,把价钱提高,买零钱包人字拖送扇子。生意一下子好了起来,有时候一个晚上就能卖出三四十单。
  
  而且我发现,那些买拖鞋的人不一定是因为喜欢拖鞋,而是看中了送的小扇子。于是,我有了新的想法。
  
  一把10元的扇子可以促成108元的单
  
  我向茶餐厅老板建议,单次消费满88元的客人赠送指定小扇子,满108元赠送自选小扇子。
  
  此时,我已经在茶餐厅打工两个月,清楚大多数客人一次点单的金额在七八十元,应该愿意为了赠品而多点一个小吃或者甜品。
  
  老板正在为生意不如刚开业时火爆而苦恼,于是答应我试试,我立马就在点餐的时候推销起来。果然,客人一听到可以送东西就来了兴趣,反正和自己点的也就差个十来块。还有一些客人,在看到自选小扇子更为精致后又加了两单凑钱。一时之间,茶餐厅的生意竟然又好了起来。
  
  一段时间后,老板觉得这个方法可行,便把我的存貨统统收购了,并在店门口贴出了“来餐厅,送礼品”的标签。对他而言,一把小扇子的成本远低于一单生意的利润。
  
  暑假结束的时候,我把格子铺的格子退租,将还没来得及卖掉的所有小东西打了个折扣全数卖给了老板。打工的钱已经够我支付大学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这个潮湿而沉默的夏天,我送走了学生时代最后的冲刺,迎来了我人生拼搏的步伐。那张我并不想要的录取通知书,几个月前还是绝望与痛苦的开端,现在对我的影响微乎其微。
  
  社会的磨炼消除了我的迷茫与不甘,虽然这次的打工微乎其微,所谓的创业更是不值一提,却让我看到了一条更为宽广的道路。也许只有对自己失望到了极致,才能有重生的信念。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